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维修信息 >

侯志慧陷入低谷也能蜕变重生

2022-01-12 21:29      点击次数:

我是2020东京奥运会女子举重49公斤级冠军侯志慧,你们可以叫我小猴子。 小猴子是我举重青春开始阶段的一个记号。我的老家在湖南省郴州桂阳县梅塘村,小时候县里组织中小会,我的短跑成绩、跳远成绩都不错,我的启蒙教练李志平指导因此选中我,觉得我是练举重

  我是2020东京奥运会女子举重49公斤级冠军侯志慧,你们可以叫我“小猴子”。

  “小猴子”是我举重青春开始阶段的一个记号。我的老家在湖南省郴州桂阳县梅塘村,小时候县里组织中小会,我的短跑成绩、跳远成绩都不错,我的启蒙教练李志平指导因此选中我,觉得我是练举重的好材料。但那时,我并不清楚“举重”是什么。

  从我记事以来,父母就迫于经济压力常年在外打工,爷爷奶奶陪伴我长大。从小我就是一个不服输,不认输的孩子,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自己的命运。所以,在我进入桂阳三中举重队后,我对自己就严格要求,第一个学期,教练为我们每个新学员拟订了学期目标,只要到学期末实现目标就算完成任务,我是唯一一个会提前完成目标的学员。其间,因为每个项目都完成得很好,我的天赋也逐渐展现出来,仅一年时间,我就完成了抓举、挺举50公斤。我感觉,举重像是命运对我伸出的一只手,可以带领我去看看更大的世界。

  有团队的日子是温暖又快乐的。当时,因为我身材娇小,性格活泼,很容易和大家打成一片,所以我的教练和队友就给了我“小猴子”的称号,这个昵称和举重一起伴随我至今,凝聚着我一路走来的汗水与泪水,更珍藏着我的坚持与努力。

  此后,我进入省举重队、又进入国家队,每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,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技术动作,为的就是站上一个又一个赛场,挑战一个又一个全新的自己,我知道,举重这条路上,我能走得更远,而最高光的地方,就是奥运会的赛场。截至目前,我有两次奥运之旅,只不过,它们留给我的是截然不同的记忆。

  2016年6月5日,因没有掌控好训练节奏,我出现了膝伤,右膝关节水肿,不能正常弯曲。当时,就连上厕所我也只能扶墙才敢单腿下蹲,更别提日常的专项训练。可当时距离里约奥运会最后的达标赛只剩下23天了。

  我内心无比焦急,只能不停暗示自己“我能行,我可以做到。”可当我稍微活动,膝关节出就会刺痛,举重反复要求的下蹲对我来说,无异于酷刑,但我要求自己“必须蹲下去”。我规定自己早上7点起床,上午去康复室,下午照常进行半技术专项训练,举重房我每一天第一个去,最后一个出来,坚持了十几天,我的体重比平常下降了两公斤。

  里约奥运会结束后,曾经活泼的“小猴子”变得拘谨而沉默。队里给了我3个月假期,让我放松心情,但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我,我只能在父母面前故作坚强。所幸,时间可以治愈一切,当情绪的潮水退去,我开始认真思考“我为什么练举重?”那年,我19岁。

  说实话,作为运动员真的很辛苦。对演员来说,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,运动员的付出同样也具备岁月积累的厚重,而更残酷的是,我们的舞台还间隔着固定的周期,4年又4年,一个运动员能有多少个4年呢?我们要学会等待,习惯和伤病相处,必须在孤独中做信念的守望者,更要在机会来临时,毫不犹豫地抓住它。我想,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,但我已经这样坚持了8年,背后的原因无非是,我想让自己变强大,我希望可以保护家人,可以证明自己。而这一切,举重能帮我实现。

  全运会前,我尝试从里约奥运会的阴影中走出来,训练中,我开始对自己严格要求,跟康复教练进行体能康复,让身体处于良好的竞技状态,通过和教练及时进行沟通,完成好每一堂训练课外,自己也会对薄弱环节进行分析,虽然怀疑自己的声音偶尔浮现,但我不再陷入情绪的漩涡,而是思索没有练好的各种原因。有时半夜开了窍,就将感受用笔写下,再进行回忆分析改进,取长补短,不断完善我的技术动作。我开始觉得,举重是快乐的。

  心态的转变成为治愈我的良药。在我和教练的努力下,2017年,我拿下天津全运会冠军,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奥运会备战。

  但和以往的备战不同,新冠肺炎疫情突至,曾经的4年周期突然被拉长成5年。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动,24岁的我已经可以相对坦然地面对命运的考题。经过层层选拔,我终于真切地站在东京奥运会的举重比赛场地,那一刻,我感受到“为国争光的时刻真的来了”。

  当时,我拿出里约奥运会时发的衣服,我穿着它,带着2016年的信念上场比赛。最终,我以抓举94公斤、挺举116公斤、总成210公斤的成绩,6把成功、创奥运会三项纪录为自己、为祖国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。

  拿到冠军后,压抑了很久的情绪终于释放出来了,感觉之前的一切付出都没有白费,献给举重的青春没有后悔。不知大家有没有看过《大圣归来》这部电影,作为“小猴子”,在那一刻,我相信,我就是大圣归来,我命由我不由天。

  夺冠那天,我上了热搜榜,当时我还不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,但随着网络上关心我、关心举重的朋友越来越多,我开始意识到,我们的努力不仅仅停留在赛场,还可能会影响到更多年轻的朋友。我经历过低谷,也已经蜕变重生,并且还将迎接更大挑战。希望我的经历能在黑夜或泥泞中向你传递一丝力量,毕竟,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,但每个人都可以努力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。